“欧莱雅家族丑闻”持续发酵 或将引发国家危机

巨富、情恋、遗产之争、政治献金、钱权结合、秘密录音、司法内讧“欧莱雅家族丑闻”正在法国持续发酵,朝着一场国家危机的方向急剧演变。家产多达170亿欧元的贝当古家族在法国财、政各界影响巨大且广泛,因此此案就如同“章鱼的触角”般一直在向各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向延伸。引发各方争议的焦点甚多。

目前已经出现多个案件在同时进行司法调查。甚至出现了主审法官和地方法官权限之争。而媒体则一直在不断地爆料。在司法原应绝对保密的情况下,法国媒体几乎能够将刚刚完成的司法调查记录原本拿到手并公布于众,这对丑闻的发酵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切,都使这一丑闻正在变成一股有可能将某些政治人物席卷而去的巨浪!

所有这一切,均由贝当古母女就财产支配问题对簿公堂所引发。贝当古独女弗朗索瓦丝贝当古-梅耶怀疑母亲被其身边的人所控制,其中主要人物是一个比贝当古夫人年轻20多岁的摄影师弗朗索瓦-玛丽巴尼耶。为了获取证据,贝当古-梅耶安排其母亲公寓总管偷偷录制了近一年来其母与手下召开业务会议的对话情况,并提供给司法部门。司法机构正是从这些录音中发现贝当古有逃税、漏税以及向政界人物非法提供政治献金的嫌疑。这时,贝当古的前会计亦揭露,曾有15万欧元的现金捐献给右翼执政党,而经手人很有可能就是“公民联盟运动”的财会主管沃尔特。两周来显然有人不断地在向媒体爆料,几乎每天都会爆出新的丑闻,甚至逼得国家总统萨科齐不得不在12日电视采访中对此案进行辩解。

但总统的表白显然未能平息丑闻。目前焦点集中在以下三点:一是法国女首富莉莉娅娜贝当古是否存在“逃税”问题;二是劳工部长艾利克沃尔特是否利用职权为其妻谋职;三是贝当古政治捐款是否违法。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如果劳工部长被卷入太深的话,将对政府产生严重冲击;而政治捐款尽管目前没有任何实物证据,但随着调查的深入,是否会出现更令人难以逆料的新局面,实在无法预测。这一丑闻对法国政坛、对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甚至对法国某些政治体制规定和法律,都将产生重要影响。这一点则是无疑的。

上周,四名关键人物被拘捕。司法调查的主要方向,是位于非洲塞舌尔群岛的一座小岛阿洛丝岛的真实主人究竟是不是贝当古。这座小岛未向法国税务机关报税。其产权归属不明,且令人怀疑是逃税和洗钱“天堂”。从警方获得的材料看,以5亿欧元购下这一小岛的公司在欧洲微型公国列支敦士登注册登记,注册名义是一个“基金会”。警方怀疑这一基金会很有可能属于莉莉娅娜贝当古所拥有,而1997年贝当古很有可能将这一未申报上税的小岛秘密转让给了巴尼耶。于是,警方拘传了摄影师弗朗索瓦-玛丽巴尼耶、贝当古财务总管帕特里斯德梅斯特尔、阿洛丝岛总管卡洛斯维亚拉诺以及贝当古的前律师法比利斯戈贵尔。在长达48小时的分别询问、并对有关人员7处住宅和办公室进行搜查之后,警方仍未取得决定性进展。但却由此引出新的涉及劳工部长艾利克沃尔特的不利证词。

早在秘密录音里,司法机构就已经发现,德梅斯特尔表示,沃尔特要求他雇佣其妻。在这次拘留听证中,德梅斯特尔坚持自己的说法,即是“沃尔特要求安排其妻与我见面,以便听取我对其妻职业生涯的建议”。后来发生的事尽人皆知:沃尔特妻子被贝当古属下的一家公司雇佣,主管贝当古的私人财富。公司的负责人正是德梅斯特尔。而沃尔特则以国家的名义向德梅斯特尔授予骑士勋章。丑闻爆发后,沃尔特妻子已经被迫辞职。另有消息指出,在沃尔特担任财长时,国家从来没有对贝当古进行过任何税收调查。相反,国家以税收封顶的法律为依据,向贝当古退还了高达3000万欧元的税款。但法国财政部税务监查部门的内部调查显示,沃尔特“没有对贝当古家族税收问题进行过任何干预”。沃尔特本人也矢口否认曾为其妻的工作问题向德梅斯特尔施压。目前司法部门有意对其进行听证,沃尔特本人也愿意作为证人出席听证。

就在此过程中,法国媒体又陆续披露了一批涉及沃尔特的其他秘密材料。7月14日法国专门披露丑闻的周报《绑鸭报》和周刊《玛丽亚娜》报道,沃尔特在离开财政部前往劳工部之前几个月,曾亲自干预将一片跑马场低价卖给了一个“伙伴”。这些事如果罪名成立,将是运用政治影响谋取私利的行为,会对沃尔特的政治生涯产生严重打击。不过,到目前为止,从媒体已经公布的情况来看,并没有太多的证据支持对沃尔特的指控。

最后一个焦点,也是最为严重的问题:非法政治献金。法国选举法规定,每一个私人在向一个政党捐款时,最高额不得超过7500欧元;向候选人个人捐款不得超过4600欧元,特别是现金不得超过150欧元。在贝当古丑闻中,如果传言的金额(仅沃尔特本人经手的贝当古一次政治献金就超过15万欧元)被证实的话,将大大超过规定数额。多年来,作为法国第三巨富,贝当古家族向政党(包括左右两翼)捐赠的政治献金已经难以统计。这次之所以会爆出丑闻,是贝当古夫人的前会计在为她工作了10年之后被解雇,因而主动向媒体和司法机构披露经手巨款,捐献给有关政党和政客。但这种捐款很难查证。事实上被披露出来的捐款方式也都是“装有现金的信封”,事后既无签收名单(在该会计的登记簿上有高达10万欧元的名下签署的是“先生”),亦无任何痕迹。司法机构很难下定论。此外,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有法国版—-很多政治家都成立个人的政治组织,这样,接受捐款数额就大大增加。

在萨科齐竞选总统一职时,将筹集竞选经费的重任交给了沃尔特。沃尔特将筹款对象锁定法国大富翁,其中包括贝当古。他模仿美国的做法,成立了多个政治俱乐部,如他本人就成立了“法国联谊会”,支持萨科齐竞选总统,入会费最低300最高3000欧元。这一做法大获成功。于是沃尔特又成立了“第一联谊会”,入会标准最低3000欧元,最高7500欧元。所收款项与沃尔特所在政党、多数派执政党“公民联盟运动”并不是一回事。这样,事实上沃尔特便使政治捐款数额合法地大大增加。其他政治家也纷纷仿效。正是由于沃尔特筹款有功(共为萨科齐筹款9125105欧元,远远超过竞选对手罗亚尔的743432欧元),因而萨科齐至今力保沃尔特。在这种背景下,15万欧元即使被证实是存在的,也未必就一定是非法的。这出戏如何唱下去,对于沃尔特也好,对于司法部门也好,都是难事一桩。

事实上,执政党的反击也已经开始。莉莉娅娜贝当古和她的财务主管德梅斯特尔已经以“诽谤和非法公布个人秘密文件”为罪名,将揭露丑闻的新闻网站“Mediapart”告上法庭。司法机构在犹豫了一阵子之后,目前已经立案调查。这将使该网站承受巨大压力。事实上,这几天新的丑闻披露已经不再由该网站担当主角,而是其他媒体的介入。此外,围绕这一司法调查的暗斗也已经开始。

主持这一案件调查的巴黎南泰尔地方检察官菲利浦古罗瓦隶属于政府司法部,这样就形成某种利益冲突。古罗瓦并不是独立检察官,就有可能在行动上采取“亲”政府的司法决定。更何况,古罗瓦的名字本身在上述秘密录音中也曾出现,并被介绍为“与爱丽舍宫关系密切”的检察官。而古罗瓦目前拒绝将有关证据和案件转移给独立于政府的高级法院进行审理。反对党则要求将整个案件移交给专门负责审理部长级以上官员的“共和国法庭”来审理。双方的司法交锋也已经开始。事实上这一案件已经形成多重案件、多重审理(目前已经开始审理的就包括贝当古女儿起诉巴尼耶“精神控制”其母亲案、贝当古逃税案、沃尔特妻子谋职案、贝当古政治献金案、贝当古起诉网络新闻站案、网络新闻站起诉右翼政治家恶意诽谤案等多起案件),无疑会将法国的夏季假期搅得鸡犬不宁!

【权威发布】10月17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8例本土阳性感染者 均为管控人员

最高可获500万元专项支持!滨海新区启动重点培育上市企业资源库入库征集

二十大进行时丨感悟非凡成就 汲取前行力量——党的二十大代表参观“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font color=#66666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ight like

© 2022 比利时vs加拿大|卡塔尔世界杯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