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主席汤姆-维尔纳:能够与克洛普相识让人如沐春风

在波士顿红袜队芬威公园球场的维尔纳豪华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2019年欧冠决赛的照片。照片中,利物浦队长亨德森在中间高举奖杯,在他们的背后下起了一场金色的雨。

这张照片带回了一段难忘的记忆。当晚凌晨4点,作为利物浦俱乐部的主席,汤姆-维尔纳才从俱乐部在欧洲之星酒店举行的私人狂欢派对中抽身而去,由马德里飞回利物浦。随后,他参加了夺冠,接受了50万名球迷的欢呼。

如果在这个周末的巴黎,亨德森捧起俱乐部第七座欧冠奖杯,将对维尔纳来说意味着什么?

“听到你问这个问题,我就笑了。他举起的冠军奖杯多多益善,我办公室的墙上永远有空间可以多放一个奖杯。”维尔纳笑着说,“皇马是一家伟大的俱乐部,我对他们进入决赛并不感到惊讶。希望那会是属于利物浦的一天,但我们都知道比赛将非常艰难。周六在巴黎度过一个不眠之夜,没有比这更让我高兴的事了。”

上周日,芬威集团的老板约翰-W-亨利和总裁迈克-戈登,与维尔纳一起在安菲尔德的包厢里观看了球队最后一轮英超比赛。

在伊蒂哈德球场,曼城在0比2落后的情况下逆转了阿斯顿维拉。这意味着利物浦四个赛季以来第二次以1分之差屈居联赛亚军。

“我对球队上周日乃至整个赛季的表现感到骄傲。将冠军悬念延续至赛季最后一天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事实上,我们已经赢得了两座非常重要的奖杯(联赛杯和足总杯),我们正在通往欧冠决赛的路上,这是一段美妙的旅程。”维尔纳说。

“球员们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球迷们也是我们成功的重要因素。我知道,球员们和克洛普每场比赛后都会向他们致敬。足球没有球迷,就像三明治没有肉一样。疫情限制令让他们离开了安菲尔德一年多之后,终于回归了,这真的令人兴奋。”

过去的9个月时间,利物浦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克洛普被所有的考验所“炙烤”。

“克洛普给我们灌输了一种不屈不挠的斗志。我们已经参加了大量的比赛(欧冠决赛是利物浦本赛季第63场比赛)。克洛普在保持球队健康,以及让队员们全身心投入到下一场比赛等方面所做出的努力非常伟大。助理教练佩普-林德斯、理疗师以及其他所有员工都功不可没。”维尔纳说。

对于利物浦的历史,维尔纳如数家珍。他提到了香克利、佩斯利、达格利什、霍利尔等功勋教练的名字,认为克洛普无疑已经跻身最伟大之列,“我知道有一首新歌是球迷们献给克洛普的,我觉得非常合适。”

“最近,我和德国西门子电器公司的CEO聊天。我们谈到了克洛普的才华。无论他在哪里,他都会是一名了不起的CEO。我在他身上发现:他显然是一个谋略家,能很好地驾驭球员。而且他的性格是如此热情和包容,为人善良,具有幽默感,同时还很谦逊。”维尔纳对于克洛普不吝赞誉。

“足球(在他的生活中)显然至关重要,但他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它。我们生活在一个如此复杂的世界,不得不面对新冠疫情的肆虐,以及正在乌克兰发生的一切。能够与克洛普相识真的让人如沐春风。”

然而,直到上个月,利物浦的管理层还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在两年内确定克洛普的继任者。

克洛普之前的合同将在2023-24赛季后结束。他一直计划在合同到期后开始休假。在克洛普家厨房餐桌上,利物浦方面与克洛普及其妻子乌拉的一席谈话,改变了这一切。乌拉明确表示,在英国生活了7年之后,她非常快乐,渴望安定下来。利物浦很快与克洛普敲定了两年的续约合同。对于芬威集团来说,这让他们大喜过望。

“我想把一切归功于乌拉。她向克洛普建议延长他在利物浦的合同,这对他做出最终决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维尔纳说。

“迈克-戈登每天都会与克洛普进行长时间的交谈。(此前)他告诉我们,克洛普正在考虑续约。但在靴子落地之前,我一直都屏住呼吸。他能再和我们一起生活几年真是太好了。我非常高兴,因为没有人愿意去想有一天克洛普不再是利物浦的主教练。”

在本周六与欧冠的决赛之后,安菲尔德的高层将发生一个重要的变化,爱德华兹将不再担任体育总监一职。他于2011年加盟利物浦,起初担任球员绩效部门的主管,五年后被擢升为总监。

爱德华兹一手引入了马内、萨拉赫、罗伯逊、范戴克、法比尼奥和阿利松等球员。他还设法在出售不需要的球员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这其中包括本特克、萨科和埃比等人。2018年1月,库蒂尼奥以1.42亿英镑的价格被出售给巴萨。这笔钱为利物浦换回来范戴克和阿利松两大后防中坚。

“我要感谢爱德华兹作为体育总监所做出的努力。这一切将在巴黎欧冠决赛后结束。他对我们来说一直都作用明显。”维尔纳说,“你会看到一个又一个在成为超级巨星之前就被我们发掘出来的球员。说到萨拉赫,也是爱德华兹发现了他。”

“他为人处世的方式非常低调,但他对我们的成功至关重要。我们的对手是那些在转会市场上花费了大量金钱的俱乐部。爱德华兹还有一个非常正确的策略,那就是一旦确认某个球员是我们需要的,他会想尽办法确保续约。”维尔纳说。

沃德曾经担任利物浦的球员租借及合作部经理。2020年12月,他升职了,成为了体育总监助理。本赛季,爱德华兹将手中的职权逐步移交给沃德,维尔纳确信他们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我们对他(沃德)印象深刻。沃德加入爱德华兹的团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已经成长为一个重要的决策者。我相信,他已经做好了挺身而出的准备。两个人之间的过渡可谓天衣无缝。”维尔纳说,“沃德一直都在负责球员招募部分工作。在关键岗位上的其他成员,比如戴夫-法洛斯(招聘主管)、巴里-亨特(首席球探)、伊恩-格雷厄姆(研究主管)都将会留下来继续为我们工作。”

维纳尔指出,看看沃德他们在路易斯-迪亚斯的签约方面所做的工作,确信这个新团队在未来一定会非常成功。

在冬窗期间,沃德成功阻击了热刺签下迪亚斯的企图。利物浦最终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从波尔图签下了这名哥伦比亚前锋。利物浦最初计划在今年夏天再考虑迪亚斯。

“路易斯-迪亚斯的表现真的让人赏心悦目,他非常有才华和创造力。他的微笑也非常具有感染力。我知道他喜欢在利物浦踢球。赢得这些奖杯对他来说也意义非凡。为利物浦效力一直是他的梦想。作为他的粉丝,我很激动,因为他真的太特别了。”

才华横溢的天才少年法比奥-卡瓦略将于7月1日正式加盟利物浦。他来自英冠冠军富勒姆,固定转会费为500万美元(带有浮动奖金条款)。这将进一步夯实利物浦的板凳实力。

利物浦球迷可以期待一个繁忙的夏季转会市场吗?“我将把答案留给克洛普和沃德。他们非常精明。我相信他们会继续完成一些出色的球员收购。”

沃德上任之后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萨拉赫和马内的未来。7月1日开始,这两大射手的合同都进入最后一年,而等到新赛季在8月份开始时,他们都将年满30岁。利物浦计划在欧冠决赛后与球员的经纪人开启谈判。

既要留住精英球员,又不能打破俱乐部行之有效的工资结构,这是否很难达到平衡?“足球正处于一个棘手的阶段,我们的对手都是一些非常成功的俱乐部。我们的决策必须具有战略性。我对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感到自豪——在大多数俱乐部都已经开始放暑假的时候,我们却在这里讨论如何为欧冠决赛做好准备。”维尔纳说。

在芬威集团入主安菲尔德之后,面临的一大挫折是财政公平法案(FFP)没有得到适当的执行。

上赛季之前,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推翻了针对曼城的欧战禁令,理由是大多数证据不在时限之内。而欧足联最初的裁定是“曼城存在严重违规行为”。

德国新闻媒体《明镜周刊》公布的泄露邮件表明,曼城的商业合同违规造假,以规避财政公平法案。曼城极力否认存在不当行为,英超对其财政方面的调查已经持续了三年多的时间。

时至今日,这两大豪门之间的对决愈演愈烈。这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吗?来自瑞士足球天文台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夏季以来,曼城在转会方面的支出已经高达15亿英镑,净支出8.42亿英镑;在这十年,利物浦花费了9.65亿英镑,但他们的净支出只有2.97亿英镑。

“他们(曼城)当然比我们有更多资源,但我们拥有利物浦的雄心和灵魂。我们在一个非常艰难的联赛中生存,但我认为我们的表现说明了一切。我们已经明确表示过,十多年前之所以决定进军这一领域,部分原因就是财政公平法案与我们同在。”维尔纳说。

上个月,欧足联执委会通过了新的财政可持续规定,俱乐部将被允许在三年内亏损6000万欧元,工资、转会费和经纪人费用的支出将不超过俱乐部收入的70%。

“欧足联正在努力加强相关规定,大家都遵守规定至关重要。我们希望如此,因为它允许所有俱乐部,不仅仅是利物浦,在一个非常公平的制度下竞争。这对一些俱乐部来说,并不是一种威慑。我们也愿意为之努力。我们团队由(首席执行官)比利-霍根领导,他还是英超战略咨询委员会的成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仅要让英超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联赛,还要确保所有俱乐部都能可持续发展。

“我只想让你知道,在幕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是广播咨询委员会的成员。我感到骄傲的是:在下一个版权周期,我们国际版权收入将超过(英国)国内相关交易的收入。回到你最初的问题,我希望这个联盟继续遵循财政公平法案的意图,并且俱乐部受到充分监管。”

芬威集团又是如何看待沙特人收购纽卡斯尔联队,以及美国另一个集团伯利财团即将完成对切尔西的收购呢?

“这再次回到了财政公平法案这个问题上。谁投资并不重要,只要遵守规则,我们就欢迎他们进入联盟。约翰-W-亨利和我认识托德(伯利财团的首脑托德-伯利),并非常尊重他。上周我和他谈了几次。他也没少向我请教。我认为他能够帮助到切尔西。我知道他们正在研究一个球场的解决方案。我想他会证明自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老板。”

一年多前,约翰-W-亨利在利物浦决定加入注定失败的欧超联赛后向球迷致歉。在欧足联以及球迷的强烈反对之下,欧超联赛胎死腹中。

从那以后,欧冠新的赛制也正式确认。从2024-25赛季开始,欧冠小组赛参赛数量将从32支增加到36支。每个俱乐部将踢8场小组赛,而不是目前的6场。

欧超联赛是否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这当然已经不在利物浦的日历之中了。我们已经承认这是一个错误。现在,我只能说它就在我们的后视镜里了。我们对欧冠新的赛制某些方面还是很感兴趣。但对于密集的足球赛程,我们还是比较担忧。尤其是随着世界杯的到来,情况只会变得更加复杂。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英超可能会有5支球队进入欧冠。这对利物浦来说显然是一桩好事。但我们很高兴小组赛只踢8场,而不是10场。”

利物浦已经证明了自己商业模式方面的成功。如果你的内部结构稳定,花钱方面足够精明,专注于培养球员,即便没有国家资本的财力支持,也可以在最高水平的竞争中赢得荣耀。

“当然,我们今年就证明了这一点。从各个方面来说,我认为这都取决于天赋——佩普-林德斯的才华,内默尔所领导的营养团队的才能,以及球员们渴望在利物浦踢球的感觉。”维尔纳说。

“当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我们想要签下一些球员,就必须要失去一些球员,因为他们觉得利物浦并不是让他们大放异彩的绝佳环境。这需要很多人付出辛勤的工作。现在我们团队内部已经遍布优秀的人才,可以与任何竞争对手对抗。”

赛场之外,耗资8000万英镑的安菲尔德看台重建项目正在加速。这项工程将在2023-24赛季开始前完工。安菲尔德球场将增加7000个座位,容量扩增至61000个座位。

“这是令人兴奋的。现在在安菲尔德的体验与在欧洲任何顶级的球场一样好了。”维尔纳说。

克洛普的球队在欧冠以及国内赛事上的出色表现,帮助俱乐部实现了增加商业收入的使命。这些收入随后会被用到俱乐部的发展中。

“过去一年,我们签了13个新的合作伙伴。考虑到新冠肺炎所带来的挑战,这是非比寻常的成就。比利-霍根在延续现有合作伙伴,以及引进新的合作伙伴方面表现非常出色。我在年轻时候学到的成功经验之一就是良性循环的理念。我们在球场上的表现有助于我们赞助收入的增加。赞助收入又能反哺到招募球员以及新建球场的工作中。

“很明显,我们保护并提升了俱乐部的品牌。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数百万支持者,不仅仅在英国,在亚洲、美洲和非洲比比皆是。前几天,我碰到了一个人,他只想走过来跟我握一下手,因为他来自(马内的家乡)塞内加尔。能和一个认识马内的人打招呼是他生命中美妙的时刻。”

去年,芬威集团以7.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11%的股份出售给了红鸟资本,随后又收购了NHL球队匹兹堡企鹅队的控股权。这引发了外界更广泛的猜测。不过,维尔纳已经排除了芬威集团再收购一家足球俱乐部的可能性。

“我们没有任何这样的计划。”他表示,“我也是在媒体上看到红鸟资本可能收购AC米兰的计划,但那是他们自己集团的业务。红鸟资本一直是我们优秀的合作伙伴。他们帮助我们(芬威集团)与詹姆斯、马弗里克-卡特达成了交易。我认识他们好几十年了。”维尔纳说。

现在,克洛普还将在这里待上四年,维尔纳也坚信芬威集团不会离开,“是的,我们仍然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项目。我们渴望为利物浦这家俱乐部赢得更多奖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ight like

© 2022 比利时vs加拿大|卡塔尔世界杯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