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总理遭白人近距离刺杀两枪爆头奇迹生还但六年后还是被杀死

亨德里克·维沃尔德,1958年-1966年期间担任南非总理,是种族隔离制度的坚定支持者。在他的任期内更是以立法的形式,逐步建立起了黑人与白人之间的种族隔离制度,并最终激化了南非白人与黑人的矛盾。

1960年3月21日,在南非德兰士瓦省沙佩维尔镇的黑人举行大规模的,反对南非白人当局推行种族歧视的“通行证法”,这也是二战后南部非洲地区第一次大规模的黑人群众运动。南非白人当局出动大批军警,使用包括装甲车、机枪等重武器进行,最终导致72名黑人遭到枪杀,240多人被打伤,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沙佩维尔惨案”。

“沙佩维尔惨案”发生19天以后,1960年4月9日,正是南非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在约翰内斯堡的米尔德公园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兰德秀”。“兰德秀”是南非著名的大型年度农业展览,这年也正好恰逢南非共和国的前身南非联盟成立50周年的大日子,因此场面极为隆重。

作为南非总理的亨德里克·维沃尔德亲临现场进行了参观,并发表了讲话。在讲话结束后,他在主席台上向农业展览会上获奖的牛主人进行颁奖。

在主席台的贵宾区有一个名叫大卫.普拉特的白人,在落座后没多久,便走上了领奖台。当时因为他是白人,所有人也没有多加注意,还以为他是获奖者。

不过当大卫.普拉特走上领奖台后,二话没说,从身上掏出一支点22口径手枪,对着南非总理亨德里克·维沃尔德头部近距离连开两枪。

亨德里克·维沃尔德随即紧捂着自己的左脸倒在了血泊中,在大卫.普拉特准备开第三枪时,旁边的人们冲来上来将普拉特按倒在地,并很快被解除武器后押往马歇尔广场警察局关了起来。

根据1960年4月11日《开普敦时报》的报道,大卫.普拉特的刺杀只是“不负责任的个人行为,背后不存在有组织的阴谋”。

幸运的是,亨德里克·维沃尔德尽管头部遭到近距离开枪击中,他经过手术后奇迹般地安然无恙。

1960年7月20日,杀手大卫.普拉特被带到约翰内斯堡地方法院进行初审。他的辩护律师提出大卫.普拉特存在着精神分裂,因此对他的行为不需要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在法庭上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心理医学教授胡斯特教授作证说,在刺杀前一天,普拉特曾告诉他,当他看到约100名反种族隔离者被装进囚车,他有一种“感觉”。第二天这种“感觉”继续持续并扩散到特别强烈,导致他认为“这个国家必须有人要做点什么。”在听了亨德里克·维沃尔德的讲话后,普拉特表示:“我不会杀了这个人,我只是要让他躺一个月或更长时间,让他有时间考虑一下。”

而在法庭上普拉特则打断了法庭诉讼,表示“我是向种族隔离的阴影开枪,而不是向亨德里克·维沃尔德开枪。”

最终法官下令将大卫.普拉特送往韦斯科普比精神病医院进行为期两周的观察,并由该机构的主任医生出具一份诊断报告。

9月26日,医院认定大卫.普拉特精神错乱,随后他被送往了布隆方丹精神病医院。

不过一年以后,1961年10月大卫.普拉特在医院被发现在病房内用床单上吊自杀了。而从他枪下侥幸捡回一条命的南非总理亨德里克·维沃尔德6年以后,1966年9月6日在开普敦议会还是没能躲过刺杀,终年64岁。

至今人们也没搞清楚当年普拉特刺杀维沃尔德的真正原因,其刺杀行动的背后是否有人指使以及与政治局势是否有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ight like

© 2022 比利时vs加拿大|卡塔尔世界杯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